我,一个词穷的美食编辑

    12-30更新人看过

      原标题:我,一个词穷的美食编辑

      “串串中的爱马仕,钵钵鸡中的LV”“这块肉,简直入口即化,肥而不腻”“全XX最好吃的没有之一”“好美味好delicious”

      “鲜嫩多汁,外酥里嫩

      “鲜甜、Q弹、赶口…..”

      “把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是不是很熟悉?曾经想象中的美食编辑应该是这样:对美食形容极其精妙,会从内心通感到他形容的食物。

      比如《人生一串》中解说词烤猪眼:心急你可吃不了热眼睛,眼球里的汤汁容易烫嘴,如果你跟它对视十分钟,那入口的感觉就会刚刚好

      比如我很爱的故园风雨前,她写土豆:土豆的美味在质感…….舌头负责搅拌,从左边搬运到右边,从下边倒腾上去,发出粗鄙的咩咩声。舌头累,但被瓷实的流沙和稠糯的黏液安抚,舌头值。

      比如汪曾祺写回锅油条也很妙:回锅油条极酥脆,嚼之真可声动十里人。

      然而,现实是大部分美食编辑写稿时,真的是榨干所有的词汇对食物都无法有更多的形容,所以才会经常看到“入口即化、软嫩弹牙”。

      
    (粗口已打码)

      实在写不出来怎办?像我一般就硬尬,也有人用《甄嬛传》和《情深深雨蒙蒙》来找灵感。<

      很早之前大榜做过一个系列选题,主要写成都最好吃的8条鱼、8只鸡、8只鸭,当我们每个人写到第三只的时候形容词就已全部耗尽了,所以彭主任说他会反复用“吃起来不柴”,鸡鸭鱼肉都能通用。因为确实找不到更精准的形容词了。每个美食编辑都有自己的常用词,比如饭醉团伙的音子说自己的坏习惯就是最爱用“香气”和“恰到好处”。

      我的坏习惯是最爱用“丰腴”,米啊,肉啊,连儿菜在我眼里都很丰腴。铁皮鸭说,他最爱用“薄如蝉翼”,“化渣”,我问厚的时候咋个形容,她说,厚怎么能体现技术呢?

      还记得电台的飞哥最爱说的词是“哎呀耙噜噜的油花花儿还在闪”,还有“之嫩气、之巴适”《吃八方》的兰妹儿最爱用的词是“麻辣XUAN香”美食编辑在普通人眼里确实是:“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哇,你每天能吃这么多好吃的好幸福啊”“没事出去吃吃饭拍拍照,回来写写搞钱就到账了”。

      其实,很多时候美食编辑吃到的每一口不都是美食。

      美丽爱五花说她最痛苦是永远吃的不上热乎的。永远都是要手机先吃,相机先吃,各种角度各种拍,满满一大桌子各种拍,拍完以后基本上已经过了最佳入口时间了,还能咋办,凑合着吃咯。

      音子对美食是真的热爱,工资大部分都用在了吃上,看地图觉得好多地名都好好吃。但是依然很痛苦,她把这个工作看得很透:吃东西只是工作的5%,这5%里面可能只有1%是非常好吃的,然后工作的其他部分,都和所有工作一样痛苦。

      确实是这样,当你去一家疯狂排队的知名饮品,在2个小时内,尝完它所有的面包饮料,那个时候你只想打干呕,没有任何别发想法。

      当你一周吃了四五顿火锅,每家的牛肉毛肚都差不多时,那个时候天天都都想喝稀饭。

      美食编辑里也分挑剔的和不挑的,对于不挑的,有一位朋友发了一个很精妙的词“潲水嘴”,这个词真的是稳准狠了。

      这样的编辑最大的苦恼就是觉得什么都好吃

      因为拥有这样一只点儿都不挑剔的舌头,导致每一篇探店的文章都是一阵乱夸(收没收钱都一样)。

      当然也有挑剔的很懂吃的编辑,他们的苦恼是:

      如果是专门做美食公众号,要生存,被逼得没办法了怎么办?某良心公号编辑就想出了这种办法:1.当你觉得不好吃,但是老板自我感觉很棒,又不能夸张事实欺骗读者,回去只有说:嗯,这家店很干净哦性价比还不错哦。或者编个故事。

      2.更纯粹的会悄悄给粉丝私信,让他们千万不要去!要不就放一些信号弹,老粉丝就会懂得起。

      所以,美食编辑的崩溃真不是发胖那么简单!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