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与你的心跳相伴!医生去世后妻子替他捐心

    05-18更新人看过

      我的爱与你的心跳相伴

      ——一对医学研究生的爱情传奇

      江帆远 暖春

      靳军华是一位“寒门贵子”,靠着勤工俭学,一路读到研究生,在做了医生后,又考取博士。2016年2月5日下午,他年轻的心脏却停止了跳动。张瑞瑞是靳军华的妻子,是“寒门贵女”,也是一位医生,他们的爱情清贫却温暖。就在丈夫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时,她决定让丈夫以另一种方式活着,这是丈夫的心愿,也是对他们爱情最好的忆念…… 2006年6月,张瑞瑞来到郑州大学附属医院实习,与师兄、已是研究生的靳军华分到一个实习组。 1985年,张瑞瑞出生在河南漯河农村,因家庭贫困,弟妹早早辍学,只有她成绩优异,一直坚持读书。

      2002年,她考入郑州大学医学院。为减轻家人负担,她业余做家教,生活非常节俭,晚上常只吃5毛钱的大饼。与靳军华分在一个实习组后,张瑞瑞发现他比自己更苦。靳军华比她大5岁,老家在山东聊城市莘县妹仲乡掌史村,那里是山东最贫困的村落。他父母务农,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多年来,病魔一直纠缠着靳家:靳军华母亲患子宫肌瘤,父亲有肝硬化,姐姐有先天性心脏病,疾病让这个本来就非常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从读初中起,靳军华就四处找体力活干。 1999年,靳军华考上菏泽医学专科学校,家里没有钱,父亲借了1.5万元高利贷,为他交学费。他业余打了几份工,常常靠榨菜、馒头就打发一天。同出寒门,张瑞瑞和靳军华相依相怜。在实习过程中,同学们经常出去聚餐,实行AA制,张瑞瑞和靳军华却都很少出去。一次,张瑞瑞独自躲在办公室里就着榨菜啃馒头,当她经过靳军华办公室时,发现他正捧着一盒米饭就几根蔫菜叶,边吃边看书。她心不禁一酸,用靳军华的米饭裹上一点榨菜,给他做了几个“寿司”,靳军华则把馒头掰开,涂上腐乳汁,洒上榨菜和菜叶,做成“比萨”给她。两人苦中作乐。两颗心悄然靠近,他们相恋了。

      2006年12月上旬,即将研究生毕业的靳军华开始在全国各地找工作,参加各种医院类的招聘会,然而,几个城市奔波下来,他身上的钱花光了,工作依然没有着落。每次回到学校,他情绪都很低沉,张瑞瑞想安慰他,又不知如何开口,倒是靳军华转而安慰她:“大不了我先出去打几份零工,等挣到钱了,我再去大城市的医院找工作。”这些话让张瑞瑞非常心痛。对于她和靳军华这样的学生来说,也总算是“寒门出贵子”,家人为此倾尽所有,可等他们学有所成,因为没有背景、没有关系,连份工作也难找到,无法报答亲恩。 2006年圣诞节,张瑞瑞把靳军华约出来,塞给他6000元现金。“你哪儿来这么多钱?”靳军华问她,坚决不肯收。张瑞瑞无奈谎称:“这是我5年本科做家教攒下来的钱,先借给你,等你当医生赚了钱再还我。”靳军华顿时热泪盈眶。 2007年过完农历新年,连云港、济南、襄阳等地不少医院都向靳军华抛来了橄榄枝,靳军华最终选择了承诺一次性给予他4万元安家费的襄阳市中心医院,这样他就能够还上父亲为他读书借的那笔高利贷了。

      2007年3月12日,是靳军华27岁生日,张瑞瑞决定用自己做家教的钱为他庆祝生日,请他好好吃上一顿,可是她满怀期待的邀请,却被靳军华拒绝。生日这天,靳军华把她请到自己的研究生宿舍里,三个室友都出门玩去了,他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只酒精炉,又拿出一袋菜叶子和几个鸡蛋,为两人做了一碗荷包蛋蔬菜面。没有红酒牛排,没有烛光音乐,只有青菜面条,张瑞瑞一边看着他吃,一边掉泪。 2007年7月,靳军华到襄阳市中心医院上班,他恋恋不舍地对张瑞瑞说:“襄阳离郑州很近,我抽空就能过来看你。你也要努力考上研究生,我们可以一起选择更好的医院发展。”男友的这句话,让本来打算本科毕业后就回河南漯河工作的张瑞瑞更加发奋努力,最终考上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研究生。 2008年春节,张瑞瑞随靳军华第一次回到他山东老家。第一次上门,她被靳家的贫穷惊呆了,3间平房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房顶用茅草覆盖,又加了一层油膜毡,房里四处透风,化雪时,外面晴空一片,家里却下小雨,盆盆罐罐摆得满地都是。张瑞瑞读研究生期间,靳军华一休假就去武汉,张瑞瑞放假时也会赶到襄阳相会,两人相依为命,公交车、大巴上,留下了他们匆促的爱情足迹。 2011年夏,张瑞瑞研究生毕业。这时,靳军华已是襄阳市中心医院的技术骨干。

      为了团聚,张瑞瑞放弃留在武汉的机会,到襄阳市中心医院工作,两人喜结连理。婚礼上,靳军华向张瑞瑞承诺:“苦日子快过去了,我会让你幸福的。”2011年10月,夫妻俩在医院附近一个家属院内相中一套两居室的二手房,房主承诺房子里的家具都可以留给他们,但要求40万元一次性付清。张瑞瑞读研期间只攒了1万元,已上了4年班的靳军华也只攒下8万元,他们只好找亲友借。房子过户后,靳军华立刻把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还掉了借债。有事业、有爱情,日子虽清苦,夫妻俩仍感甜蜜。为了省钱,靳军华每天傍晚都会赶到菜市场买别人低价处理的蔬菜。一天,靳军华的科室加班,按人头预订了盒饭,看到盒饭里有不少荤菜,靳军华忍饿将盒饭带回家给妻子吃,戏称这是“打牙祭”。此时,靳军华开始攻读博士,约定等他毕业后,张瑞瑞再考博。

      2012年秋,张瑞瑞怀孕,靳军华对她呵护备至。怀孕5个月后,张瑞瑞被调往急诊室工作。时值冬天,伤风感冒的病人增多,张瑞瑞也感冒了。为了孩子的安全,张瑞瑞不敢用药,可是咳嗽更厉害了。怀孕6个月的一天清早,张瑞瑞上卫生间时,下体一阵剧痛,便池瞬间被鲜血染红,靳军华立刻把她送到医院急诊室。流血的情况一直没得到有效控制。一天夜里,疼痛袭来,张瑞瑞脸色惨白,浑身是汗,她无力地抓住靳军华的手:“都怪我,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宝宝……” 怀孕6个月15天,张瑞瑞早产。儿子洋洋出生时体重仅两斤七两,肺部还未发育完整,被送进ICU病房,张瑞瑞连孩子都没看上一眼,母子俩就分开。靳军华每天都要去ICU病房看看孩子,然后回来向张瑞瑞转述:洋洋很坚强,洋洋的血氧含量正在升高,洋洋会挥舞小手了……张瑞瑞感到丈夫只是在向她转述一个“善意的谎言”。洋洋出生三天后,她不顾同事和丈夫阻拦,执意要去ICU亲自看看洋洋。在温箱里,洋洋浑身插满了管子,因为缺氧嘴唇发紫,身上长满了疹子。

      张瑞瑞心如刀割:“洋洋要是保不住,我也不想活了!”靳军华把她抱起来,轻声安慰。一直到出生46天后,洋洋才脱离生命危险。洋洋住院期间,花了6万元医疗费,即使医保报销,夫妻俩仍要承担4万元。而这时,他们已身无分文,靳军华连给妻子买营养品的钱都没有。最终,考虑到小两口的实际情况,医院垫付了这笔费用,每月从靳军华的工资里扣1000元,直至他们将这笔钱还上。洋洋出院后,靳军华把母亲从山东接到襄阳照顾孩子。他主动要求多加班,承担医院里更多的手术,以赚取绩效奖励。看到丈夫如此辛苦,张瑞瑞于心不忍,4个月产假还没休完,就主动要求回医院上班。由于在温箱中呆了46天,而且始终用的是一个姿势,洋洋出现较严重的偏头。

      张瑞瑞经过那次折腾后,身体一直比较虚弱,靳军华心疼妻子,只要有时间,他都亲自照顾孩子。他一边读博,一边坚持给洋洋做矫正治疗。晚上,他自己定了闹钟,每隔两小时就给洋洋翻身,让他头部受力逐渐均衡。渐渐地,洋洋偏头有了很大的好转。儿子从此再也离不开爸爸的呵护。每天晚上,他都要听着爸爸讲故事,才能睡觉;如果靳军华加班回来晚了,他就开始躁动不安。洋洋还特别敏感、脆弱,只要稍微有一点响动,也会从熟睡中醒来嚎啕大哭。有时,靳军华一天连做了十多台手术,回家时早已累得动弹不得,但只要听到洋洋的哭声,他总是挣扎着抱起孩子慢慢哄睡。一天夜里,雷雨大作,一整晚洋洋都没睡好,靳军华只好将他抱在怀里,在客厅里一边走一边哼歌。凌晨4点半,张瑞瑞起来上卫生间,看到儿子在丈夫的怀里睡得十分香甜,丈夫坐在沙发上,也疲惫地睡着了。她心里五味杂陈,靠着靳军华的肩膀,喃喃说:“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洋洋健康长大,我们就有幸福。”靳军华被惊醒,伸手用力搂了搂妻子的肩膀。

      2015年底,靳军华开始准备博士论文。生活之苦也许无法承受,唯有对爱、对家、对梦想执著不变。 2016年1月17日下午2点,靳军华去取修理的笔记本电脑,横穿斑马线时,突然被一辆小车撞倒,脑袋重重撞击在水泥地面上,被送到襄阳市中心医院后,情况危险。张瑞瑞接到电话后赶到医院,学医的她十分清楚,人的脑部非常脆弱,丈夫的病情难测。当晚10点,靳军华被推出手术室,由于他自主呼吸情况很差,随即就被送进ICU病房,张瑞瑞看到丈夫头上缠满纱布,血迹将纱布染红。医生告诉她,靳军华脏器没有受到伤害,但脑部创伤很严重,脑死亡的可能性很大,她忍不住扑到病床边痛哭:“军华!你醒过来!我们受了多少苦啊!儿子好了,你也快拿到博士学位了,日子越来越好,你怎么舍得扔下我们一家呀……”张瑞瑞守着丈夫,寸步不离,一边给他做肌肉按摩,一边向他讲述他们清贫却美好的过往。累了就洗把脸,让自己清醒;困了就趴在病床边,打一会瞌睡。有时,她会惊喜地发现丈夫的眉头一皱,有时又觉得他的手指微微颤抖……这些小细节,让张瑞瑞坚信,丈夫会醒过来,平安地跟她回家!好几天没见到爸爸的洋洋,晚上念着他睡不着觉。一天,张瑞瑞刚疲惫地从医院回到家,洋洋拿着一本童话书问:“爸爸去哪了?上次童话书里的故事还没讲完!”张瑞瑞忍住泪水搪塞他说爸爸出差了。张瑞瑞的努力,最终也未能留住丈夫的生命。靳军华经十多天抢救,仍不见好转。

      1月30日,精神几近崩溃的张瑞瑞决定亲自给丈夫换药。她轻柔地一层层揭开纱布,丈夫的创面已渗出组织和血块,且化脓情况非常严重。张瑞瑞跑出病房,靠着墙无助地大哭起来。身为医生的她明白,丈夫已接近脑死亡…… 张瑞瑞想起当年两人被分到一个实习组后,医院里曾有一位年轻女患者,没等到器官移植,就因病情恶化去世。看到家属痛不欲生的样子,靳军华不禁潸然泪下。这以后,他和张瑞瑞谈起生死:“如果这个女孩能得到器官捐助,就不会死了。将来我死了,要把身体器官捐出去,可以拯救别人和别的家庭……” “我的爱人要走了,家已经碎了,就让其他的家庭完整起来吧,这也是丈夫的心愿。”一个念头,像一丝火苗把张瑞瑞痛苦的心头燃亮。她觉得这样可以让丈夫的生命在别人身上延续,让自己和儿子感到他仍然活着,这也是对丈夫一种最好的怀念…… 2月3日,张瑞瑞将这个想法告诉了靳军华的家人,遭到靳军华母亲和姐姐强烈反对。

      家人们堵在病房门口,把张瑞瑞拦在病房外:“他生前受了那么多苦,死后还不能给他留个全尸?你是他妻子,怎么狠得下这个心!”张瑞瑞心如刀割,但仍旧坚持:“军华生前就爱干净,这样等下去,他的情况会越来越差,他走得也不开心啊。他心里永远都装着别人,如果换作是我,他也会替我这么做的。” 张瑞瑞拿出靳军华生前使用过的工作记录本,在其中一页,他写到对生命的感悟:“人都会死亡,但能够延续别人的生命,减少他人的痛苦,这样的死亡才会更有意义。如果我死了,我愿意把眼角膜等器官捐献出来,让更多的人得到帮助。”这些文字表现了一个医生,一个男人的社会担当,靳军华的家人失声痛哭,他们同意了张瑞瑞的决定。 2月4日,靳军华从襄阳转院至武汉同济医院。5日下午1点08分,靳军华心脏停止了跳动,医生迅速获取了他的心脏、肝脏和一对肾脏。心脏被医护人员火速送往北京,肝脏、肾脏留在武汉,分别救助三位重病患者。

      当天夜里,北京阜外医院的医生给张瑞瑞传来一段视频,她看到靳军华的心脏正在“怦、怦、怦……”地跳动,哭着对公公婆婆说:“爸、妈,军华的心还在跳。他没死,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一家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2月15日,靳军华的骨灰被送往老家山东聊城莘县妹仲乡,安葬在离老宅500米的地方。“不怕,我们带你回家了。”张瑞瑞泪如雨下,不停地呢喃着。当天夜里,张瑞瑞躺在新婚之夜他们睡过的床上,眼前播放着靳军华心脏跳动的视频。“怦、怦、怦……”那稳健的心跳声,让她感到心安:爱人在身边。恍恍惚惚间,张瑞瑞似乎又听到了丈夫的声音:“苦日子就快过去了,我会让你幸福的……” 清晨醒来,一抹初春的阳光照在脸上,张瑞瑞迎着还有些清冷的阳光说:“军华,我要回去了。回去工作,抚养好我们的儿子,我会永远珍藏那些清贫而又温暖的幸福,谢谢你对我的爱!”

      编辑/陈洪生 知音头条编辑/饶岚《知音》和今日头条共同打造的知音头条app,您可以通过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360等应用市场等搜索“知音头条”下载(安卓版),相当于同时下载了今日头条。

      作者:头条号 / 知音

      链接:http://toutiao.com/i6284150174591746561/

      来源:头条号(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