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男人口述:患上抑郁症我把初恋女友看成魔鬼

    05-17更新人看过

    一个中年男人口述:患上抑郁症我把初恋女友看成魔鬼

    我想讲的是我的初恋,十多年前的事了,一直很遗憾,很后悔,但我也清楚,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执著的追求

    在我8岁那年,父亲因食道癌去世,两年后,母亲带着我改嫁了。我随之转学,和妍虹就是在新学校认识的。大概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八岁上学,后来又留级,那时我已经十五六岁了),我对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总是不由自主地关注她,但我一直没有勇气表白。

    小学毕业后,我和妍虹就分开了,在不同的学校上初中。两年后,我们在一次庙会上意外重逢。这一次重逢让以往埋在心底的情愫如火山爆发般喷薄而出,我决定追求她。没有勇气当面表白,我就想着给她写一封情书,把自己这些年的心里话都付诸笔端。我的字写得不是很好,怕她不喜欢,当时我还特意买了庞中华的字帖,一有空就在家练字,并且多次向朋友求教该如何写,一封情书我写了又改,改了又写,花了两三个月才完成。我不好意思亲自拿给妍虹,就托朋友转交给了她。之后,我就开始盼,天天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她的回信。可谁知之后却如石沉大海,她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给我回。我很沮丧,但并没有就此放弃。

    沉重的打击

    妍虹接受了我,她的家人也慢慢认可了我。1998年春节过后,经她家人同意,妍虹随我一起出来打工。在那之前,我原本在郑州市东明路上的一家饭店当厨师,老板说初三营业,可因为等妍虹,我初八才来,厨师的位置就被别人占了,不过妍虹被留了下来,在饭店里做服务员。

    我失业了,在家歇了一段时间。记忆中,那是一段特别幸福的日子。每天我都会去接妍虹下班,然后我们一起回家,或者一起出去散散步、逛逛街。如果可能的话,真的想一直这样过下去。但我是个男人,挣钱养家是男人的责任,歇了半个多月,我就歇不住了,一直在考虑之后该怎么办,是继续给人打工,还是自己做点小生意。几经思虑,我决定开个小饭店。和妍虹商量后,她也非常支持。

    说干就干,那时候,我是踌躇满志。我拿出之前几年打工存下的4000元钱,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两三千元,在政七街一个菜市场附近开了个小饭店。原以为靠近菜市场,人流量大,吃饭的人也会多,可事实与我想象的截然相反,饭店开张后生意一直很冷清,每个月都要赔钱,眼看房租就要交不上了,而我的运气着实不好,此时又传来了菜市场要整顿拆迁的消息,想转让都不好转。

    那段时间,我的压力特别大,尤其需要别人的支持,而在我心里,妍虹就是那个支柱,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她肯留在我身边,再大的困难我也能面对。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妍虹却提出想要回家,无论我如何挽留,她都执意要走。妍虹走后的第二天,我哥和我外甥也相继提出要离开。当初开这个饭店,我首先考虑的就是妍虹和我的家人,觉得开这么一个饭店,大家都能有个活儿干,有口饭吃,结果生意不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肯陪着我、支持我。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被遗弃了,心里空落落的。

    大家都走了,饭店只剩下我一个人,更是无法支撑,只得低价转让。不过三个月,我就亏了五六千元。这次失败对我的打击很大,除此之外,也让我对妍虹有了心结。而在此之前,对妍虹我是非常满意的。我们几乎没吵过架,没生过气。

    痛苦的决定

    饭店转让之后,没几天,妍虹又来郑州了。说实话,那时心里对妍虹还是有怨气的,但再想想以往开心的日子,我把那股怨气埋在了心里,什么都没再提。

    之后,我又找了个饭店开始打工,妍虹则留在家里操持家务。然而,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两个多月后,妍虹意外怀孕了。得知这个消息,最初的惊喜过后,我感到的是沉重的压力。我想了很多,觉得这个孩子来得实在不是时候,我和妍虹还没结婚,又刚结束饭店的生意,欠着外债,家里的房子也没盖起来,负担那么重,即便想奉子结婚,也拿不出结婚的钱。另外,我无意中听我打工饭店的老板娘说起,二胎要比头胎孩子健康、聪明,我回想自己身边人的情况,好像也真的如此,我二姐就比大姐个子高。于是我就跟妍虹商量把孩子打掉。其实她心里也没做好要孩子的准备,所以,我跟她一说,她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

    记得妍虹去医院的那天,我发烧了,强撑着陪她做完手术后,她又陪着我去输水。折腾了一天,回到家后我再也提不起一点劲来,睡了将近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迷迷糊糊地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妍虹从屋外进来,然而可怕的一幕在我眼前浮现,我仿佛看到妍虹的头发、脸皮开始往下掉,就像恐怖片中的画皮一样,刹那间变成了骷髅。我被吓呆了,声音似乎都被憋在了嗓子眼里,等她走到我面前时,我才一下子惊叫出声。妍虹也被我吓了一跳,问我怎么啦,等我好不容易缓过来劲后,告诉她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妍虹不以为然,开解了我几句,她根本没往心里去,可这次惊吓却成了我心里的一块阴影。

    其实我和妍虹谈恋爱,起初我妈是不同意的,因为在我妈看来,我和妍虹的属相不合。我妈总觉得她和我爸没能过到头,就是属相不合造成的,带来了很多噩运,所以她不希望在我身上发生同样的事。以前我不相信这些,可是那次惊吓让我突然就想到了我妈的担心,怀疑我和妍虹是不是真的命里不合。我越想越怕,再想到现实,结婚要先还债,结婚要先盖房,可我一个月也就几百元工资,结婚变得遥遥无期。想到这些,我不禁有了和妍虹分手的念头,但一时又舍不得,一直犹豫不决。那段时间,我经常发呆,妍虹也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问我怎么了,可我不愿意说,所有的烦恼都憋在了心里。

    考虑了大概有一个月吧,我终于有了决定,和妍虹分手。之后我便开始逐渐冷淡她、疏远她。不知该如何开口,也怕自己面对她时说不出来“分手”两个字,我托外甥女跟她婉转地提了一下。妍虹不同意。我心里也很矛盾,但嘴上依然没有松口。

    楚,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后来妍虹就伤心地回家了。2000年妍虹又来郑州找了我一次,说来拿留在我那儿的一些衣物。其实我心里明白,拿衣物不过是个借口,她主要还是最后问一次我的心思,看能否挽回我们的感情。那天下午,我们在紫荆山公园见了一面。我们谈了三个多小时,而我矛盾了三个多小时,想与她和好,又觉得既然当初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该一条道走下去。后来店里催我回去上班,我这才跟她挑明,说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但话说出口后我的心里并没有因此而轻松,反而更加沉重。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就是害怕自己会后悔,可没走多远,也就两三百米吧,我就真的后悔了,转身欲去追回她,可跑了没几步,又停下了,再回头,打算离开,连续反复了两三次,直到店里又发来传呼,催我赶紧回去,我这才一狠心走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