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情感讲诉:酒后男上司与我发生关系

    05-17更新人看过

    有时候,我会对“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句话产生怀疑,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的,很多时候,我们的生活往往会因为别人的介入而发生改变。所以,被动是我们生活的常态,而主动则是我们生活的态度。

    少女讲诉:酒后上司玷污了我的清白之身

    我用这些话来安慰依慧。从小到大,她遭遇了那么多的事情,似乎生活中残酷的一面总是出现在她的身边,而她仿佛就像一株坚韧倔强的小草,努力为自己活出一片天空。对于自己的际遇,她在邮件中这样写道:我的生活就像一部连续剧,命运编剧将我的生活安排得太离奇了,我不知道故事会到哪里结束,下一集会是什么内容。我并不畏惧,我只是觉得厌倦,只想把它们说给一个陌生人听。

    从小到大,我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我一直想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为此我拼命地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我脑子里一直有两种思想在作斗争,一种是我想离开这个世界,活着太没意思了。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另一种就会冒出头说,不行,你不能这样做,想想你的母亲吧,她吃了那么多的苦。

    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亲,这就注定了我的童年不会有幸福可言。因为父亲的离去,我们得以回到天津,可是却没有容身之所,姥爷家不容我们,因为后姥姥不同意,一下子多三口人,姥爷家确实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而奶奶家我们也去不了,因为父亲和奶奶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实在没办法了,母亲只好嫁给了现在的继父,好让我和姐姐有个安身之处。

    继父对我们非常一般,可以说是不好。我和姐姐上学的钱都是母亲辛苦挣来的,继父从来没有给我们交过一分钱的学费。你知道我们家里是怎么吃饭的吗?每次吃饭只有一个菜,继父会把这一个菜分成四份,倒进各自的碗里吃。不管生活有多苦,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但我还是很早就出来工作了,因为母亲后来实在没有能力供我和姐姐上学了。

    中专毕业后,我去了一家公司,攒了一些钱以后,我开始读高自考,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拿到了专科文凭。2001年的时候,我又换了一家公司,待遇比以前好了一些,我很努力地工作,领导也比较器重我,第一年就被评为公司的“先进工作人员”。在这中间,有朋友给我介绍对象,其实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追我的人挺多的,但是我都不动心,可能是小时候的经历吧,我对异性总是有一种不信任的感觉,对婚姻更是没有信心,但是我不好驳朋友的面子,就去见了。

    那个男孩条件还不错,对我的印象也特别好,我们就试着交往,谈了三个月以后,我觉得我们俩不合适,就和他提出分手。分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只是偶尔从朋友那里听到他的消息。分手一年多以后,有一天,朋友突然告诉我,说他在和朋友出去玩儿的路上出车祸了,人没了。我听了特别惊讶,后来又听朋友说,出事的时候他正看着我的照片。有些朋友就说这事怨我,也有朋友替我抱不平,说关她什么事。

    2回顶部

    说心里话,我心里并没有内疚,但还是挺难受的,我后来谈的几个男孩儿,没有一个像他对我那么好的,可能我那时还小吧,总觉得好的还在后面,想想也挺遗憾的。

    我的工作一直都挺顺利的,公司每年的先进人员肯定有我,后来公司干部调动,我们部门来了一个新领导。在他来之前,同事们打听来消息,说他挺严厉的,但是对手下人很好,等他来了以后,我们才发现他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严厉,反倒觉得他挺和蔼,有同事生病了,他主动帮着找医生,每次过年过节发东西,他都是想着大家,他还帮我们解决了以前遗留的很多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我们都觉得特别舒心。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我和他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比我大那么多,在我心里,我把他当成我的长辈过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关系不错的同事跟我说,你得和领导多接触,以后升得快点。我说需要这样吗?他说当然。

    有一次总公司开会,他带我去参加,我记得那天还下着毛毛雨。开完会后已经是中午了,我想起了同事对我说过的话,就对他说,我请您吃饭吧。他说,我请你吧,你才挣多少钱。我想不管谁请谁,不都是为了多接触吗?

    那次吃饭我们聊了很多,说到小时候的事儿,我发现我们居然有好些地方相像,都是很小就没有了父亲,而且胳膊上都有一个胎记。那顿饭吃得特别开心。那之后,我们虽然没有再单独出去,但是彼此感觉亲近了很多,偶尔他会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

    快过年的时候,因为我们任务完成得不错,他就请客犒劳大家,吃完饭后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他喝得有点多,走路都走不稳,大家就让我把他送回去,因为那天就我没喝酒。开始他还坚持要自己开车,后来就没再说什么。

    我不知道他家住哪儿,只能是听他指挥,快到他家的时候,他让我把车停到路边,说是醒醒酒。我把车停好后,我们俩在车里就聊了起来,他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大家的认可。他听了表示赞同,让我好好干,说他会帮助我的。

    聊着聊着就到了夜里两点,他酒醒得也差不多了,就先把我送回了家,我让他到家后给我来个短信,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他发来的短信,小孩,我已到家,请放心。从那以后,他一直管我叫小孩。

    过年放假的一天,他约我出去吃饭,那天他喝了不少酒,跟我说了好多他自己和他家里的事儿,他说他曾经背叛过妻子,后来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事情解决,他恨自己为什么做那些事。他还说要和我做最好的兄妹,我说好。我并没有往别的方面想,他比我大那么多,我觉得我和他是两辈人。

    过完年后再上班的时候,朋友们又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儿,说条件很好,是个研究生,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我去见了,刚开始印象还可以,可见了没几次那个人就对我说,像你们这种人,找到我这样条件的,应该很知足了。我一下子就不喜欢他了。

    我把这事告诉了他,他劝我说,那种人不适合你,用不着生气,我带你出去散散心。转天正好是周六,他开车带我去了一个山庄,因为迷路一直快到中午才找到,我们要了几个菜在房间里吃,他还要了一瓶酒。每次吃饭都是他一个人喝,我对他说,我陪你喝点吧。

    没想到,我喝了几杯就醉得不省人事了。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一点都想不起来,等我有记忆的时候,我记得自己在哭,他在一旁不停地哄我。我知道我失去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我一边哭一边努力回忆发生的事情,可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怎么会醉得那么快呢?我平时不是那么容易醉的,就算醉,也不会醉到那种程度吧。

    3回顶部

    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件事是有预谋的。回到家后,我怕我妈看见我哭肿的眼睛,赶紧躲回自己屋里,我躺在床上思前想后,一晚上也没睡着。第二天上班,我极力让自己平静,就像平常一样干着自己的活儿,可是心里却一直很乱,他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安,我想,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吧。

    转天下午,我正和朋友在外面,他给我发短信,说他对不起我,他会负责任的。我觉得特别可笑,他怎么负责,他孩子都那么大了。我给他回短信说,咱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我是我自己的,不用任何人负责。

    晚上他打来电话,又说他对不起我,说他就在我家楼下,要和我见面谈。下楼后,我告诉他,那天我也喝多了,这事我也有责任,你不用太内疚,咱们还像以前一样。他说,不管你怎么想,今后我有我的责任,我会给你找一个好的归宿。我说用不着。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呢?我只想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对别人很容易的事情,对我怎么就那么难呢?我想,他可能确实是有些内疚,他的内疚是没想到我是第一次。我一直认为那件事是有预谋的,他不可能单纯的只是带我出去玩,以前我也和异性同事或朋友出去玩儿,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而且在那次以前,我从来没有喝醉过,我挺有酒量的。

    平常没事的时候,他会发短信问我在干什么?天气热了会嘱咐我多喝水,有时早上还给我买早点,这些都让我有一种被照顾的感觉,我觉得他既像父亲又像哥哥。我想,要不就像现在这样吧。

    后来,我们又出去玩了几次,他总是能猜到我的心思,我感觉自己有点喜欢他了。他问我,你家里人知道咱们的事儿吗?我说这种事怎么跟家里人说啊。他又问,如果我们一起到外地生活,你愿意吗?听他这么说我都傻了,我虽然对他有好感,但并没有说要嫁给他。我无法想象我们俩结婚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而且他以前说过,他后悔背叛他的妻子,我不想因为我而扰乱他的家庭。

    他经常给我发短信,往往都是在他喝多了的情况下,他说他会用生命保护我,还有几次发来的短信是:生命勇敢给你,后面就没有了,他经常说话说一半。

    我没想到这些话会一语成谶。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因为我和家里闹别扭了。我并不想知道为什么,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我对他说,你应该对家里人好,咱们俩不可能。

    如果那天我不是替同事值班,他也许就不会出事。晚上,他发短信说想我了,说一生中从来没遇过像我这么好的人。我从来没有给他回过“想你”之类的短信,那天也不知怎么的,我给他回了一句,我也挺想你的。

    九点多的时候,他打电话说让我在楼下等他,我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来,我一直给他打电话,没有人接,等有人接的时候,是警察接的,他们说他出事了。我当时都傻了。

    我去了医院,他躺在那里,身上盖着白布,我看见他胳膊上有一块淤青,我想伸手摸一下,但是没摸。我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就像在做梦一样。

    回到家后,我睡不着也没有眼泪,感觉一切都是恍惚的。转天去上班,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了,我的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怎么也止不住。我没想到这件事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不管他骗我也好,离婚也好,人别没了啊。

    那一段时间我觉得心里特别空,总发慌,有时会控制不住地哆嗦,心里一难受就吃东西,朋友们不让我自己呆在家里,几个不错的朋友成天陪着我、安慰我。我问她们,为什么别人都那么幸福,我怎么会碰到这些事儿呢?她们劝我,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关,时间会把一切都冲淡的。

    我总是不停的假设,如果那天我不替同事值班,就会和他在一起,他就不会出事;如果那天他打电话要来找我,我不让他过来,他就会好好的。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人已经没了,再做这些假设还有什么意义呢?可我还是控制不住地想。

    我曾想过离开这个世界,可是一想到我妈我就不忍心了,我得照顾她啊。以前我不信命,我挺乐观的,觉得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可是这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许我再也不会高兴了。

    (图片:东方IC)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