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 这里阳光灿烂!

    05-17更新人看过

    导语:芝加哥寒冷的冬日,没心情在街上驻足,踢着雪花跑进千禧酒店大堂,等待着暖气让自己从僵硬状态中苏醒过来。上世纪那些黑帮老大一定不是因为蓝调音乐和湖区的沙滩才喜欢住在这家酒店里的。好吧,我得承认,美国人,不对,应该是千禧酒店的暖气真不错,它让我从冰点回到了春天。可是,我还是决定离开芝加哥,前往那个阳光灿烂的南加利福尼亚。

    新港海滩的落日

    新港 海豚家园

    好像有先见之明,我在芝加哥最冷的冬天到来之前将自己转移到了温暖的西海岸。飞机上开始有人脱衣服,就好像去热带度假一样。邻座是一对老夫妇,她们友好地与我分享一袋坚果。老妇人问我,你去哪里?我说,橘郡。她很高兴地说,我们也是去那里,通常过完白色圣诞节他们就要离开芝加哥,这里太冷了,这样的冬日旅途已经坚持了近二十年。老妇人的话语中掺进了甜蜜、骄傲和美好。早先听久居美国的朋友说过,他乘飞机时与人寒暄,当问及来自哪里时,橘郡的居民一定会带着自豪的语气告诉你他的家乡。这种优越感和自信在美国这片土地上似乎对橘郡人来说格外明显。当然,朋友的话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橘郡人的骄傲确实存在,他们就像是独立于美利坚和加利佛尼亚州之外的自由领地一样充满自信和优越。

    新港海滩(New port beach) 是我的第一站,这座由数个岛屿连接组合而成的海岸城市并非我之前想象中那样。本以为这里会如同海南岛一样高楼遍布、酒店林立的景象,来时才发现完全不是。

    人们对自然资源的利用较为节制,海滩、树林、港口、社区和消费场所安排得非常合理。虽然占尽天时地利,但并没有肆无忌惮地去作弄每一寸土地。之前东部时间里的那种被调快的节奏在此刻放慢下来,开始符合加利佛尼亚的尺度。

    我在白海豚号上,这条船载着我从新港码头出发,一路经过私人码头林立的港口社区前往距离海岸十几英里的海域去看海豚。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亚洲、澳洲的许多海豚出没区域都会有相似的旅游项目。可这次不太一样,一同前往的还有新港市和与其相邻拉古娜(Laguna beach) 的海豚、海豹保护组织的志愿者们。因为和他们一起同行,让我了解到许多和这些海洋生物有关的故事。

    婕西是保护组织的负责人之一,她告诉我,保护组织是由当地居民自发建立的民间组织,成员大多是本地居民。主要工作不只是保护海豚、海豹这些每天都能在橘郡海岸看到的动物。还有鲸鱼、本地鸟类等等落难野生动物的营救和保护。

    数年前,出海的本地居民发现在离海岸不远的地方有一头鲸鱼焦躁不安地绕圈游动时,向该组织发出救援信号。救援队赶到后发现,原来是一头小鲸鱼被渔网缠绕,在它挣脱的过程中,渔网割伤了鱼鳍。发炎和不断的挣扎导致小鲸鱼精疲力竭,正常浮出水面呼吸也变成了难事。在他们施救的过程中,电视台也出动报道团队,小鲸鱼的命运一下成为了美国家喻户晓的事情。每天来自各地的问候和捐助络绎不绝。事情并非像想象中那样完美,最后它未能存活下来。但这件事对新港人的影响是很大的,该组织也开始完善自身,现在他们在岸上有自己的救助基地和培训中心。保护工作也越来越专业。

    婕西指着那些躺在私人码头上的海豹说,它们和你在海岸边看到的那些斑海豹不同,属于不同的品种。这些家伙要懒惰许多,它们不太喜欢游泳和玩耍,只喜欢每天躺在码头上晒太阳。当地居民早已学会如何与这些慵懒的邻居们一同生活在这里,每天就像住在海洋馆里。

×
×
×